论一种融合的社会研究方法论视野

首页

2018-11-25

内容摘要:研究应本着“学术截拳道”之精神,在研究问题导向下,从更为广阔的视野出发,走向不同方法乃至不同学科的综合与融通,才能较为全面深刻地揭示社会现象的本质,促进社会研究的发展。 定量研究与质性研究融合之可能性在对于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的区别问题上,相当部分的研究者认为二者之所以无法融合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哲学基础与方法论的不同。 狭义的实证主义研究虽偏向定量研究指向,但广义的实证主义研究也包含了质性研究,质性研究也是实证的,其本质都是基于实证的经验数据或经验事实事件的一套严谨研究方法的、实事求是的研究。 3.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并非绝对对立从更深层次来分析,质性研究中的质性样本选取与定量研究中的样本抽样绝对对立之思想根源在于,将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绝对对立。 关键词:质性研究;定量研究;研究方法;融合;抽样;方法论;实证主义;分析;解释;认识论作者简介:内容提要: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方法之分野由来已久。 从逻辑根源之本体论、认识论、方法论角度逐一分析可以发现,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二者并无绝对之对立与分隔。

由于人与人类社会现象之复杂性,不同范式与方法具有自身合理性的同时都存在着局限,因此存在融合的必要。

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在理论与逻辑上、方法上、解释上、实践上皆存在融合的可能性与可行性。

研究应本着“学术截拳道”之精神,在研究问题导向下,从更为广阔的视野出发,走向不同方法乃至不同学科的综合与融通,才能较为全面深刻地揭示社会现象的本质,促进社会研究的发展。   关键词:质性研究定量研究实证主义学科分立方法融合作者简介:张英英,上海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赵定东,杭州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标题注释:2015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课题“新型城镇化背景下长三角区域农民利益诉求及其治理机制研究”(15ASHD11)。

  质性研究和定量研究是社会科学中最重要却是分野最大的两种方法。

几十年来,关于“科学”的定量研究和基于文献、访谈等的质性研究孰优孰劣,社会科学研究者始终争论不休。

一些定量研究者认为,系统的统计学分析才是通往社会科学真理的唯一道路。 对于这一观点,质性研究的支持者抱着强烈反对的态度。 对特定研究风格的偏好,导致社会科学相应地被分成两个流派:定量研究派与质性研究派,不同学科之间也是分隔林立。 本文认为,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对立,是可以综合使用与融合的,不同学科之间也不应因为学科的分野而妨碍对问题的探究。

当下,应在更为广阔的视野下,用综合的方法论来进行全新的社会学研究。   定量研究与质性研究融合之可能性  在对于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的区别问题上,相当部分的研究者认为二者之所以无法融合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哲学基础与方法论的不同。

定量研究遵循实证主义的方法论。 实证主义是以经验的确切资料为科学基础的哲学系统。 因此,定量研究强调要以先前理论所推演的假设为基础,而后利用可靠的定量方法验证,获得可观察到的结果。

而质性研究以本体论、个人主观意义及经验为主体的知识论和价值理性为哲学基础,认为主体和客体不是截然分开的,主体对客体的认识实际上是在主体和客体的互动关系中,对客体的重新构建。 基于此,很多研究者认为,二者因为背后的方法论之不可调和而无法融合。   虽然质性研究一向给公众的印象是主观性比较强,认为现象学、建构主义等才是质性研究的认识论基础。

但近年来,实证主义已开始为质性研究所吸纳,并呈后来居上的态势。

实证和建构原本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对峙状态,现在却成为质性研究两块最主要的阵地,由原先的激烈对立关系演变为相互包容甚至融合的状态。

事实上,仔细对质性研究的具体方法进行深入分析可以发现,无论采用何种具体方法,质性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也主张“现象与个案背后的深层社会原因与根源是可以被感知和认识的”广义实证主义观点。 [1]追根溯源,实证研究(也即实证主义的研究,positivisticstudy)与质性研究同属于经验研究(empiricalstudy)的范畴。 虽有实证主义(以涂尔干为典型代表)和诠释学(以韦伯为典型代表)两种不同进路,但二者都属于经验研究。

狭义的实证主义研究虽偏向定量研究指向,但广义的实证主义研究也包含了质性研究,质性研究也是实证的,其本质都是基于实证的经验数据或经验事实事件的一套严谨研究方法的、实事求是的研究。

  综上,质性研究与定量研究二者不存在本体论、认识论与方法论等逻辑根源上的对立,二者是可以融合的。 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