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榆海头镇白石头村八旬偏瘫丧偶老人张定凯的不幸遭遇

首页

2018-12-12

老伴怎么死的?----大字报是催命符(根据张定凯老人口述整理而成)我的老伴身体一向健康,但自从我于2012年6月患脑梗塞偏瘫以后她开始咳嗽痰多,随着冬季的来临咳喘加重伴尿失禁。 尽管如此,她仍然坚持亲手做饭照顾我。

不料祸从天降,2012年底发生的那场大字报事件彻底摧毁了她的生命。

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有人在村干道贴了数张反映我二儿“打爹骂娘、开黑心店”的大字报。

二儿得知后,第一反应是大儿干的,气势汹汹地找到我,扬言要花三五千块钱让大儿坐牢。 我说:千万别冤枉了。

二儿十分肯定地说:绝对冤枉不了,有人亲眼看见的。 大儿得知消息后,感到事态严重,于腊月初一从新浦回来白石头,主动约二儿对质。

经过对质,二儿在我面前承认自己一时冲动错疑了大儿。 当晚,二儿窜到海头四女儿家,跟四女儿发生了肢体冲突,惊扰了四邻。 二儿回来对我说:现在可以断定,是四姐干的。

次日(腊月初二),二儿补充说:是张宜某协助四姐干的。 张宜某(我的侄儿)坚决否认。 二儿硬逼张宜某到四女儿家对质。

腊月初三上午,张宜某被逼无奈,只好答应傍晚6点随二儿到海头四女儿家对质。 于是,张宜某把这个情况通报给我。

老伴得报后意识到将有一场严重的骨肉相残,又气又怕,吃不下饭喝不下水,下午5点自己吃了鼠药,迅速离开人世。

老伴之死平息了风波,保全了儿女,此事就不了了之。 我没有对外宣布鼠药这个细节,当时因为老伴死得太突然,外界议论纷纷对其死因有几个不同的说法。 至于大字报到底是谁干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不是我儿女干的。